武汉大学论坛 >>清新文艺 >> 2015,做好依然会庸碌无为的准备  
  • 我要跟帖 2015,做好依然会庸碌无为的准备

    发表于2015/05/11 14:08 1楼

    2015,做好依然会庸碌无为的准备

    活得战战兢兢的人们,若给2014一个总结,就是我们都在朋友圈里活了一年。或者是说,在晒吃晒娃,代购养生,鸡血鸡汤里过了一年,在真实的虚幻,和虚幻的真实里活了一年。

    心灵鸡汤这东西,如同板蓝根,本人畜无害,居家必备良品,用以慰藉伤风之情。可能是碰上了物质有大敌精神遭绑架的梦想非典时期,被鼓吹成神药;一旦在幸福感和安全感这件事情上面,没见到速效,又被批斗成狗皮膏药。

    成功学和心灵汤一直在较劲。前者指责后者实为懦弱避世;后者认为前者是物化与贪婪。这样的较劲体现在朋友圈里,就化作总能看到那样刚毕业的年轻人,每天鸡血打足奋勇向前,将一切不以成功为导向的生活排斥为虚度光阴,令人看在眼里都不免心脏立刻剑拔弩张;而那另外一批中年人,又好似完全活成了青年的反面,不论成功失败,都把鸡血挤得一干二净,每日喝茶聊天,看云卷云舒。活在中间的而立之人,似乎被拉扯,不知要往哪边倒才对得起青春,又不负盛年。

    有人说,新的一年新的自己那样的话是骗人的,其实不会有什么不同。一年又一年过去,究竟怎样的过此生有意义?冯友兰先生写:“一只狗闯进一个教堂,它既不会明白里面这群人在做什么,也不会明白这祷告有什么意义。是因为它既不懂,也不了解。”

    很长一段时间,我靠着这段话,来抵御内心对现实生活的迷茫感。从此不再纠结手边这事情有什么意义,管它是什么,先做了再说。去参与吧,去经历吧,若要失恋失业失婚失意,人生路上走一遭,路见不平吼一声,尝过了,才知道什么味道,不然,永远都会是教堂里那只不懂上帝思想的狗。

    以前听得老人总爱说一句话:“怎么过不是一辈子呢?”那时的我,还沉浸在小少女的单一梦想中,心有戚戚:要是过不上我要的生活怎么办?要是我大龄未婚,父母逼婚,全家在那个小城抬不起头怎么办?可要是嫁给一个穷鬼,房子车子都没有,还要伺候刁钻公婆怎么办?要是嫁个有钱人,他彻夜不归外遇出轨,中年婚变怎么办?请不要笑,年少时候谁不是这样的呢?恨不得把五十年的人生都思量清楚,生怕走错一步。

    最后我没有嫁给有钱人也没有嫁给穷鬼,我的公婆也不刁钻。但是,也没有百分百过上我梦想中的生活。这样平淡而庸碌的生活我却醍醐灌顶。是的,没错,怎么过都是一辈子,这不是消极的,对我而言,这变成了积极的。如果明天,并没有什么不同,是不是鸡汤就要投身成功学?或者成功学要躲进鸡汤?或者说,干脆永远都在摇摆不定?我觉得从打鸡血,到把鸡血挤干净,需要一个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首先,做一个庸碌的人。

    接受庸碌的那一刻,我似乎长叹了一口气。天蓝了,草绿了,接受了身高和腰围的尺码,看老公也顺眼了。更奇怪地是,恰恰相反,我不仅没有放弃梦想,这时候,再谈起梦想这个词,我不紧张了;我不再担心它实现不了了。人生最坏,不也就是没有过上自己喜欢的生活,然后呢?

    现在,我所拥有的,都不曾是我努力追求的。

    我努力追求的,没实现几个。

    我想这样的人,真的不止我一个。

    我开始渐渐相信命运这东西,但是,我并不排斥,更努力地活着。

    轻松时候把它端着,也许万一实现了;疲惫时刻把它放下吧,偶尔浑噩。努力去做一个有二两成就的人;但是亦做好了准备,也许我此生,也会如今年,继续庸碌下去。

    它就像空谷幽兰,我做好了找到它的准备,也做好了失去它的准备。

    如果说得再具体一点,就是,我不再躺在床上思考什么人生。每天清晨,我心无旁骛的起床,先烧壶水,然后洗漱,然后稍微擦点底妆,做好随时可以见人的准备。然后一边喝水吃早餐一边看稿件,除开赶工12点准时上床睡觉。力求不会任何空想,耽误吃饭睡觉的时间。

    这时候,我突然明白了严歌苓女士为什么坐在家里也要严阵以待,清晨梳妆完毕再坐在电脑前。她自述这是身为一个妻子,要让丈夫看到最好一面的责任;但我觉得,这不仅仅与妻子的责任有关。这是人生的责任,这是一个,你可以说是刻板,我却认为是自律的习惯。

    你可能觉得,这太简单了。可前段时间我什么状态?睁眼,想着孩子还没有带好,书也还没有写完,匆匆忙忙爬起来,不知道要干什么,朋友叫我出去,却又要重新梳头洗脸,人生像房间一样杂乱。我整理了房间和起床的顺序,并且严格执行之后,觉得生活也清爽多了。老闺蜜也是个秩序控,手机APP像文件柜一样归纳整理,一如四年前,她站在广州的某个街头,围着黑白千鸟格的围巾,给我看她的大包里面排列得像兵马俑一样的小包:女人不要在包里乱翻一气,那个姿势真的很丢人。

    庸碌平凡里,总有那么两个电影般的场景,让你觉得,就这样,也挺好啊。从此我不再在生活里乱翻一气,因为觉得丢人。有条不紊的刷牙洗脸,也比翻来覆去地叫嚣什么梦想强。

    我在这个南方的冬天,守着一个电暖炉,看着书写着字,把平凡人生的日历又丢掉一本。据说,古老埃及有几组壁画,上面画着衡器,是拿来称死去的人心的。人心太重的人,要被恶魔吃掉一点,然后去天堂的去天堂,下地狱的下地狱。所以,我还是自己先把这心吃掉一点吧。

    前几日,看李娟写《冬牧场》,帐篷里烦躁的主人冲她发脾气,换做平日里有人这样对自己,立刻甩手主动滚出去,可此刻,那帐篷外是荒野啊,是寸草不生的荒野,月光下也许还有狼,空旷,寂寥,萧杀,危机四伏。再心情不好,也只得老老实实呆在帐篷里,等着天亮。

    多像此刻,只剩刷牙洗脸的人生也好,只有十二个平米的出租屋的人生也好,那都是你自己的帐篷啊,你知道在这里面将度过你又一年庸碌的人生,那又怎样?因为外面,是荒野,空旷,寂寥,萧杀,危机四伏。再心情不好,先老老实实呆在里面,刷牙洗脸多喝水,静静等着天亮。


    –––––––个性签名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 如果还有明天清 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    [ 留言 ] [ 引用 ]

    阅读(1385)|  楼数(4)

    TOP

 共3条 

  • 我要跟帖

    编辑留言

    TOP